Spring Pagoda

Written by Cliff on Friday 27 April 2007 at 9:55 pm

春雨亭
春雨亭 – please read in mandarin

春雨湿湿,风里诗,
柳叶青青,西湖清,
人在绍兴,酒上口,
亭外一片天外天。

~

春风细雨, 酒唇边
桃红柳岸, 觅詩仙
绍兴橋頭, 千杯渡
夢裡南柯, 天外天
kindly submitted by FuFu

Where in the World?

Written by Cliff on Tuesday 27 February 2007 at 11:31 pm

【 written under the influence of Lu … Xun 】

據說,蘇州美女多的是,可是今年初六去的時候,看不見。雖然我從上海乘車去蘇州的時候睡著了,甚麼都看不到,但這不是傳說美女失蹤的原因。進城的時候,我是清醒的。望出窗口外,一個,兩個,幾十個導游…… 吡哩吧啦地賣地圖,賣服務。我不需要,反正我是來拍照的,歷史可以從書看到。車繼續前進,我留意到仿古的街燈,皚皚的屋子。她會住在哪一間呢?

車在獅子林外停下了。帶著氛香的清風從園裏飄過來,她會在裏面嗎?門票飛天的貴,把錢放到櫃台上時不妨感到有點輕飄。獅子林不大,但園裏有園,圓園有緣。氛氛花香原來是從新種的桃花傳過來的。園裏放了幾百盆花迎春,有粉紅色的,有白色的,也有淡黃色的。旅游團大大聲聲地在石林裏轉,講起園子的歷史。她可以忍受他們嗎?哈!冬天的太陽在花上閃舞,顯露出桃花鮮艷的顏色,我忍不住拿起照相機就拍。這時候,我也不留意她在不在。拍完了,我又抬起頭看看她是否在人群裏。看不到。她要躲嗎?那麼隱藏,想怎麼呢?

Pink Blossoms Yellow Blossoms White Blossoms

這冬天雖然是上海以來最暖和的,但穿了厚厚的棉衣還是感覺到外面的氣溫下降。吃人的冷氣會把她吃掉嗎?想到她,我後悔沒有帶手套。 拍完照,就踏出園外看看小店子賣的東西。色彩繽紛的絲棉圍巾,旗袍…… 都漲價了,也找不到肉松吃。走著走著,看到一棵金錢樹。金色的葉子貼在樹幹上仿佛一棵建築學生用的塑料模型樹。游客貼上今年的願望,本地人都在出入旁邊減價的店鋪。我把那可怕的樹拍下來,作為紀念。

Money Tree

過了一會兒,我走到拙政園,又窮了。走進園子時沒有夏天那濕草的氣味,但還好,不用受炎熱攻擊。忽然,在遠處好像看到她。我匆匆趕上前,可是人群絕不讓開。跑到橋邊的時候,她的影子已消失了。她看到我了嗎?我在廣大的園林中抬頭張望卻看不見甚麼。池塘島中的竹林隨著風搖擺,好像在隱藏甚麼的。我累得不想動了。她可能已離開蘇州,再找也找不到了。想到這裏,只好回頭拍下冬天的景色。走了半點鐘,我坐下了。灰灰冷冷的蘇州城已給游客占領了。她可能會在旁邊的五個小鎮?我拿起地圖,心灰了:到那些鎮需要一個鐘頭的時間。走通五個小鎮便最少需要大半天!我摸了摸自己的錢包,剩下的錢不多,只好留在這兒吧。

ZhuoZheng Gardens

早說蘇州已給游客占領了。車多,人多,很熱鬧。但小古城的味道也因此蒸發了。就像 Venice 的情況一樣。不同的是,Venice 沒有汽車。城裏原來的居民都搬出城外了,市就變成一個旅遊區,沒有人住的感覺。我在街上走著,忽然間,給我發現一個舊區。眾多孩子在小巷中玩耍。一半在玩父母的三輪車,另一半在玩超流行的 ‘milk caps’ 。我走到他們中一起玩。幫他們推車,看他們誰打到誰的 milk cap 。順便拍拍照。我很開心在城裏發現有人氣的地方,可是那裏沒有商店。東西還是要到外面街上去買,貴得很呢。

Milkcap players Child studying Child playing pipe

Protected: Changing 台

Written by Cliff on Saturday 8 July 2006 at 8:32 pm

This content is password protected. To view it please enter your password below:

SanYa, HaiNan, China | 三亞,海南島,中國 | December 2005

Written by Cliff on Sunday 11 December 2005 at 11:27 pm

Solo Travel in HangZhou

Written by Cliff on Thursday 15 July 2004 at 12:36 am

Powered by Wordpress - Triplets Identification Band by Neuro - Adapted for use by ViperFusion,